我大概是树

土味文学爱好者

【卡蛋/灿兴】非典型性暗恋 01-02

假如你喜欢一个不会喜欢你的人,你会选择放弃还是坚持?

01

“泰宇。”

他从桌子上抬起头来,张艺兴站在教室门外,汽水音轻飘飘的从那里传过来,飘进金泰宇的心里。

本来交叉着的双脚瞬间分开,撑着桌子一下子站起来。

“哦,哥啊。”

他觉得自己现在一定笑的很傻。

没办法啊,还只是个高二生而已,追求什么喜怒不形于色啊。

更何况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但凡是个正常人总会忍不住欣喜的吧。就像他现在这样,从心底里咕噜噜的冒出粉红色的泡泡来。

17岁的高二生金泰宇,今天也很积极的暗恋着舞蹈社的前辈张艺兴。

“毕业晚会的舞蹈,和我一起练习吧。”

张艺兴双手合十,对着他拜了拜,“拜托拜托,金老师。”温柔的上目线瞬间击中了纯情少年金泰宇因为爱情而柔软的心脏。

“当然了,一直都是我和哥哥一起练习来着。”他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不自主的带了一点得意的语气。

因为与生俱来的对音乐敏感的才能,他在舞蹈方面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张艺兴是个不折不扣的舞痴,看过金泰宇的舞蹈后也不管年纪问题,半是认真半是调笑的叫他金老师。平日里有什么活动,也总是和他一起排练。

“也不是一直。”张艺兴身后突然窜出来个高个子。

朴灿烈冲他做了个鬼脸,“我也陪着艺兴哥练习了。”

金泰宇看着这个和自己发型一致的少年叹了口气,张艺兴回头,语调温软,“但是那是在吉他社啊灿烈。”

朴灿烈哼了一声,“但是那也是练习。所以泰宇说的话有漏洞。”

金泰宇又叹了一口气。

张艺兴的思路很有可能又被朴灿烈带偏了,说不定现在正在考虑自己说的话漏洞在哪里。

“今天放学之后,在练习室见面吧。”

张艺兴点了点头,“好。”

看着他走远的背影,还有跟着跑走的朴灿烈叽叽喳喳的凑在张艺兴旁边说话,金泰宇又叹了一口气。

啊,暗恋还真是一件令人多愁善感的事情。

不过这也没什么关系,他还刚刚好是矫情的年纪。

02

“1的时候骨盆像这样向右顶出去,然后做3个wave。”金泰宇认真地指导着。

张艺兴戴着帽子,听着金泰宇的口令完美的完成了动作。

“哦,哥哥好棒。”金泰宇真心实意的夸赞道。

张艺兴摘下帽子,用手揉了揉被压在一起的头发,不好意思地笑起来,金泰宇盯着他的酒窝咽了口口水。

“哎哟,泰宇才是真的厉害。”他抬起头来,笑得又甜又迷人,完全是爽朗少年的气息,“可以想出这么好看的舞蹈。”

他的下唇丰厚,吻起来一定柔软舒服。

金泰宇这么想着。

这也不能怪他,他刚17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对自己喜欢的对象有一些臆想也算是正常现象。

“哥!”朴灿烈的大嗓门低音炮从外面传来。

金泰宇皱了皱眉,真是个烦人的小子。每天像只大型犬一样黏住张艺兴,然后在张艺兴看不到的地方对他露出犬齿。

张艺兴这个人最是心软喜欢小孩,就算只是小了一岁也把他们当成可爱的弟弟看待。

稍微有点智商的人都会利用这点得到自己需要的东西。

金泰宇不屑的想,人类的智商怎么说也是比犬类高的。

朴灿烈完全没戏。

果不其然,朴灿烈一进来就扑在了张艺兴身上。

张艺兴哭笑不得的想把他拽开,金泰宇决定当一个知心小天使,揪住朴灿烈的校服领子强硬的分离了两个人。

“灿烈啊,我刚练完舞,身上都是汗。”

朴灿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顺走了张艺兴手里的帽子,露出闪亮的白牙,“没啊没啊,哥哥身上有香味。”

张艺兴被这句话弄得有点害羞。

“我和哥还没练习完,你先出去。”

“诶,我可以坐在这里看你们练习啊。”

朴灿烈试图进行反抗,张艺兴也过来推了推他,“哎哟,你在这里我害羞。”

他挠了挠自己的脸颊,正好滑过酒窝。

“我练习的时候像个疯子。”

“听到哥的话了吗,听到就出去吧。”金泰宇有点幸灾乐祸的添油加醋道。

“这不公平,为什么泰宇可以啊!”朴灿烈用手恶狠狠地指着他。

金泰宇抱着双臂往张艺兴身边凑了凑,“因为我是艺兴的伴舞啊,我们两个要配合的。”

朴灿烈被噎了一口气,气鼓鼓的背过身去,又不甘心的回头,“那哥你练习完会和我一起回家的对吧。”

“可能会有点晚,如果灿烈不方便的话......”张艺兴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朴灿烈表忠心一般地打断,“我等你等到天荒地老!”

张艺兴的表情变得有点古怪。

“他最近可能看多了暑期档。”金泰宇咬着牙解释道。

——————————————TBC

没错我没忍住 写了!

明天考口语算什么!

但是写卡蛋真的会不由自主的写咧咧啊

 @被张总帅到合不拢腿 写给板板 也写给我卡蛋这种虽冷却甜的西皮

嗷嗷嗷

评论(10)

热度(1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