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概是树

土味文学爱好者

【兴灿】我没想出来名字

这是张艺兴没能在食堂吃到饭的第三天。虽然已经是大三学长,对小绿人的战斗力有了一定的了解,但是每次他想吃啥就要打走最后一口的这个高个子学弟大概是和他有仇了。

金俊勉劝他不如订外卖在寝室解决就好,张艺兴偏不,一次两次都能视为巧合,第三次这个学弟绝对是故意的了,既然如此他绝对要和对方决一高下不可。

他气势汹汹的拍了拍桌子,高个子学弟抬头看他,嘴里还含着半口饭,眼睛大大的,看起来有点呆。

张艺兴不知道怎么就有点心软,但想起来自己可怜的胃又抬了抬下巴,用食指指了指自己,“你认识我吗?”

学弟摇摇头,嘴里还不忘咀嚼那口饭咽下去,张艺兴就又指了指他的盘子,“那你跟我抢饭吃?”

“我没有啊。”小学弟眨了眨眼睛,说不出的可怜无辜,张艺兴心底升腾起一股罪恶感,连忙提醒自己过去的三天遭受的折磨,强行把那感觉按下去。

“你怎么没有了?三天了,你永远站在我前面打完我想吃的菜,”张艺兴越说越生气,“你说,你怎么那么能吃?”

小学弟咬住筷子前端,“我还长身体呢,我妈说我得多吃饭。”张艺兴想起来他站在自己前面时候那种憋屈的感觉,刚想说你都傻大傻大的了还长什么个头,小学弟就委委屈屈的站起身来给他鞠了一躬,“对不起,学长。”

张艺兴的吐槽就噎在嗓子里,他这么一道歉倒显得自己有点无理取闹的意思,张艺兴就摆摆手,“算了算了,我就不该在军训的时候吃食堂。”

走的时候还听见那小孩在身后喊学长再见。

张艺兴看着坐在自己对面一脸兴奋的小孩心里想这再见见的也太快了。军训的后几周他果然说到做到再没吃过食堂,却没想到纳新的时候又遇见了这个学弟,他现在看见这个学弟都生理性发饿。

“朴灿烈?”他低头看了看单子,朴灿烈连忙点头,“对对对,你是那次在食堂见到的学长吧。”

他的眼睛亮晶晶的,摘下军帽之后露出一头蓬松的小卷毛,穿着oversize的卫衣,指尖从袖口探出搭在桌子前沿。

像只大型犬,张艺兴默默的想。

“学长?”明明是个低音炮,说起话来却像撒娇。张艺兴推了推眼镜,对他伸出一只手,“我叫张艺兴,你叫我艺兴哥就行,欢迎加入我们吉他社。”

“艺兴哥。”朴灿烈直起腰,用两只手握住张艺兴伸出的手晃了两下,张艺兴觉得自己的胳膊都快被晃掉了,就把手抽了回来,但朴灿烈的脸上立马显出一点失落来,张艺兴就又跟他握了握手。

“这上面有微信和QQ的二维码,你扫一下就可以加群了,一般有活动我们都会在群里通知。”张艺兴抽出一张宣传单递给他,朴灿烈掏出手机扫了两下,想起什么来似的,把手机递给张艺兴。

“学长的电话号。”

张艺兴看他一眼,又低下头整理今天的报名单,“要我电话干吗?你可以加我微信。”

但朴灿烈显得很执着,有种张艺兴不把手机号输进去就一直那样举着手机的势头,张艺兴叹了口气接过手机输入自己的号码,“你要我电话号干吗啊,你不是要报复我吧,因为我在食堂说你了,把我的电话号贴在电线杆上那种。”

朴灿烈狠命摇头,“不不不,艺兴哥,不是的。”张艺兴把手机递回给他,他打过去,张艺兴挂断电话,“好了,我现在也有你的电话了。”

“我就是想跟你做个朋友。”朴灿烈站起来,怕挡着后面的同学就挪了挪地方,站在一边,说完这句话就再也不说话,直直的看着他。

张艺兴觉得好笑,“好呀。”朴灿烈听到这句话也笑起来,浑身洋溢着少年气息。

朴灿烈一回宿舍就把手机展示给金钟大看,金钟大正在那收拾发下来的书本,被逼近眼眶的手机屏幕差点晃瞎。

“呀,你干嘛啊?”

“我要到艺兴哥的电话了。”朴灿烈喜滋滋的略带炫耀的晃了晃手机。

“食堂那个学长?”金钟大也没抬头看朴灿烈的表情,继续自己手里的活儿。朴灿烈在那边开始如数家珍地背诵他打听到的张艺兴的光荣事迹,金钟大从军训时候就开始听,觉得自己的耳朵已经生了茧子,连忙挥手打住他。

“他还是街舞社的副社长呢,哎哟,钟大你打我干吗?”

“你太吵了。”金钟大终于抬起头,冲着他翻了一个白眼,“拜托你安静一点,我已经十分清楚你的艺兴学长有多么优秀了,而且也知道你们现在互换了手机号码,他还答应和你做朋友。”

金钟大竖起一根手指,用另一只手把朴灿烈按在椅子上,“现在请你安静的回味这幸福的时光,不要来打扰我干活。”

朴灿烈就真的乖乖坐在那里出神,金钟大摇了摇头,不知道该不该告诉朴灿烈自己的哥哥就是张艺兴室友,想了想还是决定放弃。

他的耳朵可再也经受不起折磨了。

————————TBC???
瞎几把写一个 可能有后续也可能没有

是跟三三扯犊子的时候想出来的脑洞 

我觉得两个人可逆的 毕竟大puppy

评论(17)

热度(76)